读匆匆有感

读了朱自清的散文匆匆,让我深受感悟,思绪万千。匆匆使我真正明白了“一寸光阴一寸金,寸金难买寸光阴”的道理。 “燕子去了,有再来的时候;杨柳枯了,有再青的时候;桃花谢了,有再开的时候。”的确是的,露珠儿干了,有再晶莹夺目的时候;太阳落山了,有再从东方升起的时候;天空被乌云遮蔽 了,有重现光明的时候......可我们手中的日子呢,却如江河入海,一去不复返! “在默默里算着,八千多日子已经从我手中溜...

我和老师

人说:“世上只有妈妈好。”我说:“世上还有张老师好。” 那还是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张老师接了我们这个班。她给我们总的印象是:30多岁,短发、圆脸,给人一种和蔼可亲的感觉。 张老师接课不久之后,我爸爸和妈妈闹矛盾,吵着要离婚。妈妈丢下我,住到姥姥家。爸爸一气之下也抛下我,离家出走。剩下我一个人,孤孤单单,心里又难过又害怕,不觉泪水涟涟。正在我伤心难过的时候,张老师来到了我的身边,把我带到了她的家...

友谊

在我的相册里,有一张我和好朋友思思的合影,那是7岁在麦当劳过生日时照的。到今天整整过了4年了。可当时的情景我至尽仍记忆犹心。 思思和我同岁,只比我大两个月,可型号足足比我大一圈,人长的白,在加上他那憨憨的样子,真是人见人爱。我和思思是好朋友,更关键的是他有着“宽以待人,不计较得失的良好品质”。 望着照片,眼前浮现出当时那感人的往事。 生日,对我们每一个小朋友来说都是让人高兴和兴奋的一件事。记得...

学和问

知识妈妈生下了学和问两兄弟。学很喜欢看书,走到哪里都捧着本书;问比较活泼,好奇心很强,经常缠着人问这问那。虽然性格不太一样,但是两个人关系很好,形影不离,对知识妈妈也很孝顺。 可是,这天,一对好兄弟却吵了起来。这个说:“我的方法才是学习之道.“那个就不服气地反驳道:“只是妈妈一向都称赞我.“两兄弟吵得不可开交,来找知识妈妈评理。 妈妈听了他们的诉说,微微一笑:“亲爱的孩子,如果你们真想知道谁最...

身边的美景

天涯何处无芳草,只要有发现美的眼睛。有些人一味追求雪域高原那种雄伟;追求蒙古平原那种空旷;追求爱琴海的那种阳光。而忽视了身边的美景。身边的美景在哪里?小区的草坪、街心公园的花坛,海淀公园的乡村一角……随处可见。 小区的那片草坪,散发着一阵阵芬芳。走近看,那顽皮的小草随着春风的伴奏,翩翩起舞。抬头仰望,映入眼帘的是高大挺拔的大白杨。春天,大白杨长出了嫩绿的新叶,尽情地伸展着腰肢,向人们友好的招手...

痛苦给了我快乐

说起快乐,大家一定会说,我有游戏机、笔记本电脑,可以出国旅游。但是你知不知道,快乐的背后一定有痛苦相伴。 现在我会游泳,能在水面上躺着,能游来游去,自然很快乐,但是在学习游泳时,我不知道承受了多大的痛苦。 刚学蛙泳时,带着浮漂,拿着手板。别人都摆动自己灵活的小腿,在水中钻来钻去。而我呢,不管怎么活动自己的腿,都丝毫未动,只是停留在原地不动。我一生气,一使劲,一下沉了下去,呛了好几口水。这可不像...

这是我的财富

相信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财富吧?也许是一件看起来很细微的事情,当它给予你的却是一笔很大的财富。 我拥有的财富是同学间真挚的友情。那也就是说,能够与自己的好伙伴友好相处,互相帮助等等,这就是一份友谊的财富了。 时间的流失,有好多事情都已淡淡的忘去了,但有一件事,至今依然明晰的刻在我的脑海里。那是一次即将来临的期终考试时,我的好朋友小晴因为换上了一场大病,所以都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有上学了。而考试离那时...

我最喜欢的一句格言

古今中外的格言数也数不清,可我最喜欢的格言是“困难、自信、坚持是三个好朋友,谁也不会分开,因为他们都是我们通向成功的道路。” 要问我为什么喜欢这句格言,那还得从我四年级加入校篮球队时说起。起初由于我技术不够好,经常遭到六年级队员的嘲笑,这可惹恼了我。尽管我此后天天晚上都在家附近的篮球场练习,但技术没有长足的进步。我心里十分渴望成为像乔丹一样棒的超级巨星。有一个周五篮球队训练的时候,郭老师把我叫...

蓝精灵的故事

大家好!我是一只蓝精灵,今天是我50岁的生日,我们蓝精灵家庭要举行一个盛大的生日晚会,蓝爸爸说我们每人都可以得到一份礼物,我们还会玩游戏??可是这些我都做烦了!我已经50岁了,每年我们都过着同样的生日,虽然盛大、隆重,可这老一套我早就觉得有点儿无聊了。“嗯,今年我要过一个与众不同的生日,可到底怎么过呢?”我自言自语,然后悄悄地溜出了会场。 我在大街上闲逛,突然,路边的广播里传来了一个声音,在讲...

感悟生命的价值

没有花香,没有树高,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。”每当听到这首令人感动的歌,我就仿佛看到了绿色的小草,看到了那坚强、默默无闻的小生命,也看到了生命价值的存在。 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”这句话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个坚强的生命。 暴风雨在突然间倾盆而下,黄豆般的雨点“啪啪”地落下,万物都垂下了它们高傲的脑袋,失去了以往的生机,但唯有一种小生命草,它们倔强地仰着头,用蔑视的目光看着暴风雨,以柔弱娇小的身...